一日养猫,终生想猫。

l'aube

© l'aube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邦信]Blinded.

#德古拉伯爵x教廷特使
#暂时性失明
#韩信角度
#不知道是什么东西(…
#星座运势说今天写东西会比较好过(………


神说,要有光。
于是便有了明亮耀眼的光明。


我自生来就是沐浴圣华的人,按照他们的话来说,是有上帝所选出的幸运之人,在很多时候,这会帮我渡过难关。
在许多个年岁里,这一直是我不可撼动的信仰所在,我信任那位创造了世人的至高者,正如同他所给予我的许多恩赐。
直到这一刻,那些伴随我成长、陪同我成熟的斑斓色彩,突然被夺走了。
因为太过突然,我甚至没能及时反应过来,等到空白一片的大脑逐渐缓过来,才发现那不是天黑,是我失明了。


荒芜之地的阴冷古堡是很少有人来的,更何况那里面住着一位很不讨人喜欢的伯爵。
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他。
初回碰面的场景至今令人难忘,但每次回想起来只觉得头皮发麻,之于这类蛰伏在暗处的邪恶生物,过多接触没什么好处。
森白尖利的獠牙撕破那具脆弱身躯上的脖颈,猩红液体从皮肉伤处汩汩涌出来,沾染到那对青紫的嘴唇上,然后他张口,不动声色喝了下去。
分明是阳光一样温暖的金发,此时此刻变得格外令人胆战心惊。
我知道我应该去救那条可怜的生命,但是我没有。只是一瞬间的迟疑,并且以目前的能力来说,不足以和那个吸血鬼抗衡。
所以,我逃走了。
我知道这家伙清清楚楚发现我了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没有选择过来杀掉我,只是旁若无人随着蝙蝠簇拥离开了。


我厌恶吸血鬼。
正如同我向往主的圣洁不可侵犯,对于圣光的追求赞美。
我深深厌恶黑暗。


突发情况没有让我愣很久,我很快就从心底泛上来的恐惧感里挣脱开来,虽说目不能视,但总归不能停在这里,暴露出自己毫无防备的姿态明显不是好计策。
于是我重新握紧紧贴手心的枪支,重新迈步,好在是来过几次的地方,单凭感觉也能摸索着前行。
“你又来了。”
耳边是翅膀拍打出的细微风声,随后我感觉到身侧有人落下,带着异常的血腥气息和冰冷,身体早已经在头脑之前做出反应,右腕一转陡然把枪柄对准了声源,同时向后退了一步。
霎时有风卷过老树枝的簌簌声,枯枝败叶掉落在土地上的清脆声也能听见,但这不免会扰乱我所做出的预判。
毕竟相对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从前来说,现在的状况只能单凭耳神经判断,无论如何都会不便得多。
对面的吸血鬼没有动作,他应该察觉出了异样,大约僵持了片刻,听见微弱的叹气声。
“需要我带你出去吗?教廷的家伙。”


自从第一次见到以后,时常会有这家伙的身影在旁边出现。
吸血鬼是进不到教廷里来的,因此多半是我在外的情况下突然出现,古堡四周很大一片范围内的地域都是充斥邪祟的,作为特使,总得处理。
“如果你在挑战或是寻我开心,最好收起那样无聊的想法。”
这样的警告,却完全不被当回事。
“怎么会,单纯的消磨时间而已。”
我不再多交流,提枪甩开枪头十字架上的血,只顾自己的事。


德古拉。
自千年之前背弃上帝,选择堕入黑暗的人类,在那之后,不老不死,只是永远不能见光,成为活在漫长无尽的永夜君王。
诚然我不会抱有同情之心,但我总希望能有一天,这可怜的家伙会赎清罪孽,得到救赎。


“我没有相信你。”
“从未奢望。”
跟在对方身后,脚下每一步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,必须提高十分警戒之心。
“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?”
“不是大事,没猜错的话,只是暂时性的。”
“……哈,我知道了。”十分轻快的语气。
于是我皱起眉头,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之色,当然,我认为他应该是不会看到的。
路不该算太长,但对于一个失明者来说,即使一点点的距离也会变得举步维艰,等前面停下脚步的时候,我猛然吐出一口气,仿佛劫后余生。
“到了。”


“吸血鬼。”
一只脚踏了出去,虽然依然只能看见不可预测的黑暗,但身前早就一片坦途,诚然我并不打算进行道谢,但还是背对着身后仍就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临时引路人说道。
“我得说,也许你并没有我想的那样糟糕。”


神说,要有光。
只是那束希望之光,或许该为所有生灵所享有。

评论(6)
热度(52)